塘厦律师logo

东莞塘厦律师网
黄律师咨询电话:18938237652

首席律师

塘厦律师

联系律师

    东莞黄锐锋律师

    提供东莞塘厦专业律师服务
    手机咨询:189-3823-7652
    执业证号:14419200910472748
    执业机构:广东固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合伙人律师

合同纠纷典型案例 8 则

时间:2017-11-28 01:00:07

01 . 刑民交叉案件,民案审理并非一概待刑案处理结果
在涉及刑民交叉的民商事案件审理中,如能依相关事实和法律进行审理的,并非一定要等待刑事案件的处理结果。
02 . 基于表见代理代收货款,法律后果归属于被代理人
善意无过失合同的相对人基于无权代理人客观上形成的可信赖表象,而与之为合理行为,法律后果归属被代理人。
03 . 建设工程“会议纪要”签字无权代理,不构成合同
工程款结算会议纪要是否构成合同,应从意思表示是否一致、具体确定及是否有受约束意思表示等要件进行分析。
04 . 学校国有资产处置合同,未经审批,并不当然无效
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处置主体管理的国资利益并不直接等同于《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
05 . 以项目部名义签约,应从签约背景等方面确定主体
以项目部名义签订合同,对合同主体有争议时,应综合考察诉争合同签订背景、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等情况确定。
06 . 融资租赁中,出卖人代出租人收租金而非货款情形
融资租赁关系中,出租人委托出卖人向承租人收取租金的,出卖人收款行为应认定为代承租人收取租金而非货款。
07 . 出租人持有续租合同拒不提供,推定续租事实成立
承租人有证据证明租赁合同到期后有续租事实,但出租人拒绝提供由其控制的续租合同的,应推定续租事实成立。
08 . 材料商与施工方是否形成买卖关系,表见代理认定
材料供应商与施工企业是否形成买卖合同关系,可从材料商注意义务及施工企业代理人行为等方面进行综合判断。
 
规 则 详 

01 . 刑民交叉案件,民案审理并非一概待刑案处理结果
在涉及刑民交叉的民商事案件审理中,如能依相关事实和法律进行审理的,并非一定要等待刑事案件的处理结果。
标签:诉讼程序|刑民交叉|购销合同
案情简介:2013年,盐业公司基于与物资公司所签购销合同交付煤炭,物资公司将银行承兑汇票背书给盐业公司后按以往交易惯例交付中间人燃料公司,燃料公司自行办理了贴现。2014年,盐业公司诉请物资公司支付货款。物资公司以燃料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涉嫌票据诈骗罪、物资公司工作人员冷某涉嫌国有公司工作人员失职罪被立案侦查为由,要求中止审理。
法院认为:①依《合同法》第49条规定,善意无过失的合同相对人,基于无权代理人在客观上形成的可信赖之表象,而与之所为的合理行为的法律后果,应当归属于被代理人。在盐业公司与燃料公司存在长期密切往来的前提下,纵观涉案合同的签订方式、结合之前9750万元的两份合同的签订和履行方式,再考虑到《三方协议》期间的三方行为,足以制造出盐业公司委托了燃料公司从事交易、代收货款等表象,基于此,已完成汇票背书付款的物资公司有理由相信燃料公司有权代理盐业公司领取4900万元汇票。②在审判实践中,无论是先刑后民、还是先民后刑都不应绝对化和扩大化,有些民事案件的审理确实需以刑事案件的结果为前提,而有些刑事案件却必须以民事案件为依据,也有些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的审理可以各自独立,互不关涉。在民商事案件审理中,重要的是运用民事审判规则分析相关证据进而认定相关事实,如能依据相关事实和法律进行审理的,并非一定要等待刑事案件的处理结果。故在审理刑民交叉案件时,应坚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予以判定。本案盐业公司作为原告,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起诉物资公司,要求支付4900万元货款,故本案应围绕物资公司应否支付货款以及是否支付了货款为核心。经查,虽然张某涉嫌构成票据诈骗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有关本案4900万元汇票背书、收取、再背书等独立事实已在本案查清,无须再以该刑事案件结果为依据。对于冷某涉嫌国有公司工作人员失职罪一案,系因包括本案4900万元在内共计8400万元的货款问题而被物资公司举报形成,冷某所涉刑事犯罪不仅不影响本案民事案件审理,反之本案审理结果将有利于刑事案件的处理,故本案不存在中止审理的情形。判决驳回盐业公司诉请。
实务要点:在民商事案件审理中,重要的是运用民事审判规则分析相关证据进而认定相关事实,如能依据相关事实和法律进行审理的,并非一定要等待刑事案件的处理结果。
案例索引:最高院(2015)民二终字第335号“某物资公司与某盐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见《中国铁路物资沈阳有限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审判长虞政平,审判员张志弘、郭修江),载《人民法院案例选·典型案例发布》(201610/104:42)。
 
02 . 基于表见代理代收货款,法律后果归属于被代理人
善意无过失合同的相对人基于无权代理人客观上形成的可信赖表象,而与之为合理行为,法律后果归属被代理人。
标签:表见代理|履约主体|代理表象|购销合同|代收货款
案情简介:2013年,盐业公司基于与物资公司所签购销合同交付煤炭并开具8400万元发票后,物资公司将银行承兑汇票背书给盐业公司后交付中间人燃料公司,燃料公司自行办理了贴现。此前的2012年,通过上述燃料公司参与的交易模式,盐业公司与物资公司顺利履行了两份价款达9750万元的购销合同。2014年,盐业公司诉请物资公司支付货款。
法院认为:①《合同法》第49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基于表见代理制度的内容及目的,善意无过失的合同相对人,基于无权代理人在客观上形成的可信赖之表象,而与之所为的合理行为的法律后果,应当归属于被代理人。在盐业公司与燃料公司存在长期密切往来的前提下,纵观涉案合同的签订方式、结合之前9750万元的两份合同的签订和履行方式,再考虑到《三方协议》期间的三方行为,足以制造出盐业公司委托了燃料公司从事交易、代收货款等表象,基于此,已完成汇票背书付款的物资公司有理由相信燃料公司有权代理盐业公司领取4900万元汇票。在上述分析的综合考量下,认定盐业公司领取该汇票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更具有合理性,亦更符合法律之本意。在燃料公司构成表见代理,且盐业公司对其已事实上收到燃料公司8400万元“退货款”无法提供足够证据予以否认、亦无法作出合理解释的前提下,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8条第1款关于“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的规定,确认盐业公司已收到了物资公司支付的4900万元货款的结论更符合全案证据所反映出的事实全貌,亦更符合公平公正之理念。②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合同双方为物资公司和盐业公司,而燃料公司对于涉案标的并无独立的请求权,且本案结果属依合同而形成的在合同双方之间具有相对性的债权债务关系,故合同之外的第三人与本案之结果并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燃料公司既不属于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亦不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不是法院必须追加的当事人。判决驳回盐业公司诉请。
实务要点:善意无过失的合同相对人,基于无权代理人在客观上形成的可信赖之表象,而与之所为的合理行为的法律后果,应当归属于被代理人。
案例索引:最高院(2015)民二终字第335号“某物资公司与某盐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见《中国铁路物资沈阳有限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审判长虞政平,审判员张志弘、郭修江),载《人民法院案例选·典型案例发布》(201610/104:42)。
 
03 . 建设工程“会议纪要”签字无权代理,不构成合同
工程款结算会议纪要是否构成合同,应从意思表示是否一致、具体确定及是否有受约束意思表示等要件进行分析。
标签:工程款|会议纪要|无权代理
案情简介:2014年,化工公司召开工程款结算会议,史某作为施工方工程公司全权代表签到并在最终408万元结算金额确认会议纪要上签字。事后,工程公司以史某无权代表为由,提起仲裁,裁决支持工程公司主张的432万余元,同时支持工程公司主张的违约金。2015年,化工公司以史某无权代理造成其损失为由,诉请史某赔偿。
法院认为:①《民法通则》第66条规定:“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合同法》第48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在一个月内予以追认。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视为拒绝追认。合同被追认之前,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撤销应当以通知的方式作出。”第49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及法学理论,因无权代理而订立合同的无权代理人依上述法律规定承担民事责任,应具备以下要件:代理人欠缺代理权,即代理人未经被代理人授权,或超越代理权限,或在代理权消灭后而为代理行为;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与相对人订立合同,合同已成立;被代理人拒绝追认无权代理人订立合同的行为;相对人须为善意,即不知无权代理人欠缺代理权。②本案中,仲裁委裁决书针对化工公司提交的会议纪要,认为化工公司无法提供会议纪要签字人员史某的任职文件或工程公司对其的授权委托书,且该会议纪要未得到工程公司事后追认,该会议纪要对工程公司不产生法律效力,并据此作出了相应裁决。而化工公司提交的会议纪要载明“双方基于本次会议达成的共识应在2周内签订补充协议”,可见,化工公司在形成会议纪要时明知就确认工程最终结算金额为408万元其须与工程公司在2周内签订补充协议,故该会议纪要在未得到工程公司事后追认情况下,只能证明双方就相关争议进行了协商,并不能证明该会议纪要即为双方所签补充协议或合同。史某参加会议并签到、签字行为,并未导致该纪要作为合同成立。判决驳回化工公司诉请。
实务要点:关于建设工程款结算会议纪要是否构成合同,应从意思表示是否一致、具体确定及是否有受约束的意思表示等要件进行分析。
案例索引:北京大兴区法院(2015)大民初字第10925号“某化工公司与史某等侵权纠纷案”,见《壳牌统一(北京)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诉史智伟、龙宝珠侵权责任纠纷案——建设工程“会议纪要”性质认定》(包李、时亚东),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1/107:147)。
 
04 . 学校国有资产处置合同,未经审批,并不当然无效
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处置主体管理的国资利益并不直接等同于《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
标签:合同效力|未经审批|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社会公共利益
案情简介:2002年,大学经国资部门批复同意,与投资公司签订置换协议、补充协议,约定以6500万元有偿转让校区资产并办理过户手续。2006年,双方签订会议纪要,明确原定投资公司承建体育馆资金6500万元改为大学自建,投资公司支付现金4000万元,剩余2500万元由大学以后续项目盈利优先支付。因投资公司以汇票支付2000万元后,未支付剩余资金,大学起诉。关于会议纪要的效力成为本案焦点。
法院认为:①案涉会议纪要系双方当事人对置换协议、补充协议履行所作调整,其主要内容是对当事人双方具体权利义务重新设定,且双方当事人已签字盖章达成一致,故会议纪要具有合同性质。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4条规定,“合同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并无有关学校国有资产处置的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施行细则》《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处置管理实施办法》《黑龙江省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等文件均非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不能作为认定合同无效的依据,且《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施行细则》关于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确认的评估价值应作为资产转让底价等规定应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不宜结合《合同法》第52条第5项适用,故不能据此认定案涉会议纪要中附条件支付转让款的约定无效。②社会公共利益一般是指关系到全体社会成员或者社会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主要包括社会公共秩序以及社会善良风俗等。本案中,大学处分的其校区固定资产,虽属国有资产和社会公共教育资源,但该资产转让系大学与投资公司作为平等的民事主体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进行的有偿转让。就大学处分案涉资产本身而言,并未损害全体社会成员或者社会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亦无证据证明案涉资产处分损害了大学正常教学管理秩序或学生正常接受学校教育的权利,案涉资产处分既未损害社会公共秩序,亦未损害社会善良风俗。就案涉资产转让价格而言,大学校区固定资产作为市场经济商业交易活动中的交易标的物,其价格受到市场行情、开发利用价值以及当事人自身原因等多种因素影响。投资公司获得案涉资产的最终对价,是在当事人双方前期合同履行基础上通过平等协商确定的,并无证据证明会议纪要约定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况且,2500万元支付条件为双方后续合作开发工程项目盈利,条件是否成就首先取决于大学而非投资公司。即便会议纪要约定的该条件未成就,2500万元无需支付,亦未损害全体社会成员或者社会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③大学系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不宜将大学管理的国有资产利益等同于《合同法》第52条所称的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由于会议纪要有效,大学至今未自行建设体育馆等工程,亦未提供后续合作项目,投资公司按大学工程进度分期拨付到位4000万元及在双方后续合作开发工程项目盈利中优先支付2500万元的条件均未成就,投资公司未向大学付款并未构成违约。但会议纪要关于投资公司按大学工程进度分期拨付到位4000万元的约定,应主要是考虑投资公司一次性向大学支付4000万元存在困难,而在支付时间上给予投资公司的宽限,大学是否自行建设体育馆等工程,在实质上均未加重投资公司的负担。现投资公司实际受让大学安达校区固定资产已十余年,大学虽因客观原因未能自行建设体育馆等工程,但依公平原则,投资公司应支付该4000万元工程款。由于投资公司向大学出具的2000万元承兑汇票已由大学兑付,故投资公司应再行向大学支付2000万元。
实务要点:国有资产处置主体在诉讼中将其管理的国有资产利益直接等同于《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以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为由主张国有资产处置合同无效,但无其他证据证明或补充说明,合同亦不存在《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其他情形的,法院对其合同无效的主张不应予以主持。
案例索引:最高院(2015)民二终字第129号“某投资公司与某大学合同纠纷案”,见《深圳市新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东北石油大学合同纠纷案》(审判长汪国献,审判员董华、苏戈),载《人民法院案例选·典型案例发布》(201610/104:44)。
 
05 . 以项目部名义签约,应从签约背景等方面确定主体
以项目部名义签订合同,对合同主体有争议时,应综合考察诉争合同签订背景、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等情况确定。
标签:合同成立|合同主体|机动车|运输合同|项目部
案情简介:2012年,运输公司与煤业公司八工区工程公司项目部签订协议,约定后者租赁前者按揭车辆,按揭款由项目部偿还。2013年,运输公司诉请煤业公司支付拖欠的租赁费。煤业公司以煤矿由工程公司承包为由,抗辩称其非合同主体。经调查,工程公司与煤业公司所签承包合同及工程公司所出具的自愿承担诉争合同法律责任的承诺书系他人伪造。
法院认为:①从诉争合同文本来看,并未出现工程公司。从涉案工程现场环境外观看,运输公司认知与其签订诉争合同的对方当事人为煤业公司,符合情理。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煤业公司与工程公司就涉案工程存在承包法律关系,即使煤业公司与工程公司就涉案工程存在承包法律关系,这一法律关系亦仅系煤业公司与工程公司之间的内部关系,诉争合同上印章并不能将这一内部承包关系外化展现给诉争合同相对方运输公司。故本案应认定诉争合同是运输公司与煤业公司签订,煤业公司为诉争合同的合同主体。②诉争合同系无名合同,根据签订背景及合同条款具体约定,运输公司基于诉争合同所承担的主要义务是,提供贷款购买的车辆供煤业公司用于项目施工运输。煤业公司基于诉争合同所承担的主要义务是,按月给付车辆的月还款给运输公司。因此,只要案涉车辆在项目部控制之下,煤业公司即应履行诉争合同约定的给付义务。为了确保这一合同目的实现,诉争合同还进一步约定,“对于不能按时还款车辆,甲方(运输公司)可随时进入施工现场扣车。乙方必须配合,并保证车辆安全驶出矿区。”故煤业公司基于诉争合同应向运输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判决煤业公司支付运输公司租赁费950万余元。
实务要点:以项目部名义签订合同,各方当事人对合同主体存在争议时,应综合考察诉争合同签订背景、合同约定权利义务内容等情况确定。
案例索引:最高院(2015)民提字第160号“某运输公司与某煤业公司合同纠纷案”,见《大庆市福铭达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与山西华瑞煤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审判长李明义,审判员张志弘、苏戈),载《人民法院案例选·典型案例发布》(201610/104:47)。
 
06 . 融资租赁中,出卖人代出租人收租金而非货款情形
融资租赁关系中,出租人委托出卖人向承租人收取租金的,出卖人收款行为应认定为代承租人收取租金而非货款。
标签:融资租赁|委托代理|租金
案情简介:2012年,徐某向机械公司订购挖掘机,并向机械公司负责人周某交付了定金1万元及首付款共计10万元。随后,徐某与机械公司、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协议。2013年,因租赁公司称只收到8.4万元,徐某遂诉请机械公司、租赁公司退还1.6万元。
法院认为:①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周某作为机械公司工作人员,与徐某签订订单且在徐某与租赁公司所签租赁协议上作为见证人签字确认,使徐某有理由相信周某行为有机械公司代理权,故其代理行为有效。机械公司系受租赁公司委托代为向徐某收取款项,由此可认定周某代收款行为系机械公司受租赁公司委托代为收款行为,租赁公司应对周某代理行为承担责任。②徐某提供的融资租赁协议、订单、收据等证据已形成完整证据链,可证明周某送货时向徐某收取9万元首付款事实。机械公司与租赁公司认为收条非周某书写,但未就此举证,且未申请鉴定,应承担不利后果。因机械公司系租赁公司代理人,其行为应由租赁公司承担责任,故判决支持徐某要求机械公司返还1.6万元的诉请。
实务要点:融资租赁关系中,出租人委托出卖人向承租人收取租金的,出卖人的收款行为应认定为代理承租人收取租金,而不应认定为出卖人收取货款。
案例索引:北京三中院(2014)三中民终字第05075号“徐某与某设备公司等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见《徐建然诉威斯特(北京)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卡特彼勒(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融资租赁中的委托代理关系》(杨帆),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607/101:199)。
 
07 . 出租人持有续租合同拒不提供,推定续租事实成立
承租人有证据证明租赁合同到期后有续租事实,但出租人拒绝提供由其控制的续租合同的,应推定续租事实成立。
标签:房屋租赁|证据规则|妨碍举证|续租合同
案情简介:2015年10月,两次续签租赁合同到期后,物业公司诉请火锅店腾房、支付迟延腾房期间房屋使用费。火锅店称双方已协商并续签了合同,该合同由物业公司持有,仅差火锅店盖章。火锅店为此提供了录音证据证明。经法院释明后,物业公司拒不提供该续租合同。
法院认为:①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的,可确定该主张成立。综合本案录音证据情况,能认定双方在合同到期后续签一份为期两年的租赁合同,该合同现由物业公司实际控制。经法院依法向物业公司释明,其未能于规定时间内提交该份合同,因该份合同内容不利于物业公司,故应认定火锅店主张成立,即双方之间合同到期后,又签订了一份两年续租合同。②因诉争房屋仍在租赁期内,物业公司要求火锅店腾房诉请于法无据。根据前两份合同,租金均按年度履行,在物业公司不能提供证据情况下,其按天数主张房屋使用费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判决驳回物业公司诉请。
实务要点:承租人提供录音证据能证明租赁合同到期后存在续租事实,但出租人拒绝提供由其控制的续租合同的,应推定续租事实成立。
案例索引:北京一中院(2016)京01民终4196号“某物业公司与某火锅店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见《北京信达诚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诉北京塞外肥羊城火锅店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妨碍举证推定规则的适用》(李昭、赵书博),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3/109:126)。
 
08 . 材料商与施工方是否形成买卖关系,表见代理认定
材料供应商与施工企业是否形成买卖合同关系,可从材料商注意义务及施工企业代理人行为等方面进行综合判断。
标签:工程材料|合同主体|表见代理|履约主体
案情简介:2013年,混凝土公司与建筑公司就供应混凝土结算,确认尚欠131万余元。嗣后建筑公司以供货合同上无其公章、签约人及对账单上签名均系祝某员工、祝某系挂靠建筑公司的内部承包人、祝某无权对外代表建筑公司购买建材为由抗辩。
法院认为:①供货合同上虽未加盖建筑公司公章,但抬头及落款均为建筑公司名称,祝某在委托代理人处签名。合同履行过程中对账单上所载收款对象亦系建筑公司。可见,本案买卖合同系祝某等行为人以建筑公司名义而非其个人名义签订并履行。②建筑公司对祝某作为项目副经理、内部承包责任人身份予以确认。但建筑公司在二审中提供的内部承包合同仅涉及项目二期工程,而本案买卖合同关系自一期工程即已发生,对于一期工程是否由祝某内部承包,建筑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且内部承包合同中关于祝某职责范围约定,系建筑公司内部关系,并无证据证明混凝土公司明知该约定,故对混凝土公司无约束力。③即使祝某行为系无权代理,由于祝某系该工地实际负责人,其购买建材行为与工程施工直接有关。且从混凝土这种商品特性来看,需要现场搅拌现场浇灌,同时结合城建档案资料,案涉工程项目使用的混凝土相应的质量证明书由混凝土公司出具,可见本案所涉混凝土实际用在项目工程中。混凝土公司将混凝土运送至建筑公司承建工程施工现场,足以使混凝土公司相信与其签订供货合同、履行供货合同的相对方为建筑公司。④混凝土公司开具给建筑公司的增值税费发票,建筑公司均已认证抵扣,应视为建筑公司对交易关系的认可。综合分析本案合同实际履行情况,祝某出具结账清单行为已构成表见代理,故对建筑公司有约束力。判决建筑公司支付混凝土公司货款131万余元及利息。
实务要点:建筑材料供应商与建设工程施工企业是否形成买卖关系,应从材料商对交易对象、风险应尽注意义务及施工企业管理人员选任上的注意义务等方面来判断。
案例索引:浙江绍兴中院(2015)浙绍商终字第163号“某混凝土公司与某建筑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见《绍兴市中富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诉鉴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纠纷案》(章建荣、张靓),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3/109:176)。